RikkaYuri_六花優理

图1-3滤镜,图4原图
色铅伤眼对不起。
常暗踏阴生日快乐!你是这世界上最帅的鸟(疯狂打call

週末合宿(簡稱轟與常闇的炸廚房記)

注意:
1. 這個小段子是參考於FB的一段對戲
2. 出現角色為轟、爆豪以及常闇
3. 今次的段子傾向歡樂向
4. 無cp向。重複一次,無cp向。
5. 不喜歡的話請自行避雷,謝謝!

———————————————————

假日休閒,1-A班上的女生提議今個週末參加一個小合宿。參加者熬過了早上讓人受不了的耐熱訓練與苦行(逛街)後,到了午餐的時間。

由於金錢問題,參加的人合租了一棟小民宿。民宿只提供過夜,不提供三餐,因此其他同學們去了鄰近超市買了不少東西回來、和老闆借了廚房後,由抽籤出來的三人掌廚。十分尷尬的,抽中了三個大男人下廚。

轟:……要做什麼?不保證我做出來的食物會很好吃喔……

爆豪:當然要有辣的,沒有辣味的食物根本是垃圾!

雖然爆豪的確有著厲害的廚藝,但也同時有著一樣強烈的堅持,他理所當然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爆豪:…啊啊?你這傢伙不會下廚嗎,陰陽臉?」聽到了對方後半句說自己不擅長料理,爆豪幸災樂禍地勾起了惡意的笑容。

常闇:沒有意見,不過我也不保證自己做的食物會很好吃。

常闇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被抽中,而且還要跟最難相處的兩人一組。

常闇也清楚知道自己的廚藝也比不上其他兩人,煮出來能吃的只有煎蛋和方便麵。

常闇:還有爆豪,不是全部同學都能吃辣。考慮到那樣的情況,我們也要顧及其他人的口味。雖然我對你的廚藝有信心,可是也要顧下其他人。

他確認了之前從超市買回來的食物後,稍微皺了眉。本來他是想提議隨便煮個方便麵當一餐就算,不過在爆豪勝己面前說出這樣的話,可能在煮飯之前,廚房已經會被炸。

轟:辣的話、要酌量呢……。會有人吃不下辣的吧?

轟索性將同學們買回來的三大袋食物一一拿出檢視,同時看著一包捆整齊的粗麵思忖。對於爆豪的下一句話不以為意,僅僅是隨著他的話應和、點了點頭:「還不太會,因此請多多指教了……」

爆豪:嘁,這我當然知道,就給你煮出所有人都能吃的東西!

他被這般訓斥以後不甘願地回應。

「林間集宿的時候你們吃咖哩都吃的很開心吧?有麵就做成咖哩乾麵怎樣啊?」他的提議意外的相當保險,比起咖哩飯有著變化,而又可以使用到食材中的麵條。

轟:這裡有咖哩塊和一些蔬菜,但是找不到辣椒之類的調味粉……

講到辣椒時稍微停頓、他抬起頭望向已經圍上圍裙的對方。有些主夫韻味的爆豪明顯的抽了抽嘴角,聽綠谷說過,這是要生氣的前兆——

常闇:的確,材料裡沒有辣椒。

常闇再確認多次材料的時候,卻發現並沒有爆豪 喜好的材料。他無視了準備發怒的爆豪,順道轉向轟,詢問意見。

常闇:轟,你有什麼想法呢?之前看到你拿材料進廚房的時候,一直拿著一包粗麵看著。

轟:原本想要做蕎麥麵來著……,不過既然有咖哩,就是他們想吃咖哩的意思吧?

常闇:我並沒有意見,可是現在沒有辣椒或者類似的調味料。做出來的咖喱也未必好吃,除非有人喜歡不辣的咖喱。

「只要之後煮出來的食物能吃下肚子的話,要煮什麼我都沒有異議。」他隨後補充了這句話。

爆豪聽到沒有辣椒以後,擅自翻了翻整袋食材「哈啊,那群負責採買的廢物連這麼基本的調味料都忘了買?!」

「切、就這一次啊?」不滿地站起身,爆豪掏了掏口袋,把原本是作為應急調味料的一包自備辣椒乾取了出來。那是之前去食堂辣醬缺貨以後開始自備的,不然那些粗茶淡飯對他來說根本下不了口。

「你那包辣椒從哪變出來的。」常闇震驚的看著對方從口袋掏出一包辣椒乾出來。心裏不禁感嘆著對方的應變能力,果然還是不能避免煮咖喱。

但後來又想起了對方在有一天食堂辣醬缺貨後那不滿的樣子,又覺得這樣自備辣椒,又不是什麼震驚的事,只是對爆豪勝己來說。

爆豪:你是沒長眼睛嗎,烏鴉嘴。

那天之後爆豪去跟廚子抗議卻被當作小孩子鬧脾氣打發走了,他已經越想越不爽。爆豪心想還是靠自己的好。

轟在一旁默不出聲,有些詫異的看著爆豪手上的那袋辣椒。嗜辣重度患者嗎……到了得要隨身攜帶辣椒的地步了啊。

轟:……那麼要先做什麼好?咖哩。洗菜什麼的我還是會的。

爆豪:先把這堆洗乾淨削皮切塊。喂烏鴉嘴,給我去幫他。

爆豪將馬鈴薯和蘿蔔、洋蔥等等的蔬菜塞給給其他兩人。

「我先熱鍋,切好了就講一聲。」他說完後,就將沙拉油倒入了大鍋內,將爐火點著。

爆豪一交待完比較簡單的部分以後就扯緊了圍裙,回過頭專心處理油鍋了。

就算不會做菜,光是洗洗切塊這也不可能出問題吧。

轟以左手扶住圓圓粗粗的馬鈴薯,再讓右手握著黑色刀柄小心翼翼的將粗糙果皮完美的削下——期望是如此。

手上的馬鈴薯在經過一番摧殘後變成了隕石塊,坑坑疤疤的果肉有些慘不忍睹,為了掩飾、選擇拿起菜刀將它切塊。

卻因為緊張,冰霜沿著刀柄自刀鋒將馬鈴薯給結冰了。

哎呀。

常闇見狀,馬上說道:「轟,趁爆豪還沒發現,趕快融掉馬鈴薯上的冰啊。」他嘗試克制著自己別笑出來,因為他也清楚自己的廚藝也不好的去哪裏。

「唔、哦、哦。」轟愣愣的先放開了緊握的右手,再以左手拿著刀、試圖用熱源融化冰塊。雖說冰塊融化是融化,但是馬鈴薯也因此從刀刃上掉了下來、滾落地上。

「……啊。」

「啊。」常闇模仿著對方的語氣,說出了相同的話。跟對方一樣,用著尷尬的看著掉在地上的馬鈴薯,心裏為那可憐的馬鈴薯默哀一秒。

「爆豪,應該還沒發現吧。」一臉靦腆的看著正在煮菜的人。

爆豪在熱鍋以後自己先拿起洋蔥剝皮,熟練地凌空切到碗裡,然後丟下鍋去爆炒。順道加了一些無鹽奶油增加香氣。

根本就完全沒發現身後的兩人出了什麼蠢狀況。

「應該、」轟快速的屈膝拾起地上馬鈴薯,在對方轉頭監工的時候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的繼續切著染上點灰塵的馬鈴薯。頸邊的汗珠滴了下來。

「轟,切完那個馬鈴薯記得倒進垃圾桶裡。」常闇在爆豪監視後繼續煮飯的時候,小聲地對他說道。頸邊跟旁邊的人一樣,滴下了幾點汗珠。

爆豪將洋蔥炒到恰到好處地軟,讓蘊含的甜味和獨特的香氣釋放出來。

「喂,紅蘿蔔快點洗好先給我,我要入鍋了。」
爆豪催促著正在與蔬菜戰鬥的兩人,但並沒有回過頭查看,隨後把適量的水加入鍋中。

轟眨了眨眼等到爆豪轉回去後,將手上馬鈴薯拿到水煮下沖洗。他還記得姐姐說過沖乾淨就好……。緊接著再拿起了幾顆馬鈴薯,有了先前的經驗,緩緩的將他切成能看的模樣。

「好的。」常闇在轟切馬鈴薯的時候,走到材料堆裡,尋找著紅蘿蔔。

可是,想也沒想到,卻發現並沒有紅蘿蔔的影子。暗示著正在切馬鈴薯的人暫時放下手頭上的工作,叫他過來。

「轟,紅蘿蔔去哪了?」

「紅蘿蔔?」他先把盆子裡切好的馬鈴薯放到了爆豪旁邊,一邊以目光搜索著紅蘿蔔的身影。紅蘿蔔、會在哪裡呢?

繞著廚房走了兩圈後,他發現了地上有異樣的影子。「常闇、那個。」

「嗯?」常闇看著對方指著的方向,聽到了咀嚼食物的聲音。再靠近,發現紅蘿蔔消失的元兇就是他自己本人的個性— 黑影。心裏默默感嘆著,自己為什麼會有那...什麼的「個性」

「我們闖禍了。」他不自覺地向對方說了這句話

「喂,還不快點給我拿過來,快要煮爛了——」

爆豪終於耐不下性子,轉回頭伸手朝兩人要紅蘿蔔,卻發現他們呆在原地發愣,還面帶錯愕和愧疚。

「——是怎樣啊?!」

「沒有紅蘿蔔。」常闇隨便編了一個謊言,打算就這樣帶過。難道直接承認自己的「個性」偷吃了紅蘿蔔嗎?那就等於廚房被炸。

自己和轟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般,愧疚的站在原地。比起之後如何處理黑影,倒不如先儘量把煮菜的對方的怒氣減到最小。

「…啊啊?!」爆豪很肯定剛剛明明有瞄到紅蘿蔔,怎麼可能突然消失?不過他也清楚現在不是爭吵的時候。

「算了,蘋果也可以。」他把原本是做為飯後水果的蘋果抓了起來,很快洗乾淨然後切塊丟入鍋內。

隨後在一旁把雞肉拿了出來,洗掉血水然後切塊。「旁邊熱好的平底鍋給你們用,煎到金黃色就裝進碗裡。」他一說完就再次回過頭用湯勺不時攪拌大鍋,避免哪處燒焦。

「金黃色…?」轟心裡在想雞肉有可能變成那種顏色嗎。此刻他腦內想像的是黃金那般的黃,儘管如此還是扭了底下瓦斯開關、在瓦斯爐上燃起了火。

「記得沒錯是要先倒點油—— 不要太油好了——」轟下了一滴油。

一。滴。油。

常闇等爆豪回頭後,心裏幾乎崩潰了,如果不是自己的語氣看上去很冷靜,大概也會很快就被看得出在說謊吧。一轉頭,卻發現打算煎雞排的轟取起了油罐,本來以為對方的廚藝還能去到能吃下肚的程度,怎知道對方的一個舉動,這樣的想法就馬上消失無蹤。

「轟,你幹什麼只放一滴油。」

「……清淡?」轟歪了歪頭望對方看,隨後噗滋噗滋的油從鍋底炸起。

啊、一滴油不見了。

他板著臉再拿起了油罐,再次滴了一滴油下去。

「轟,一滴油是煎不出來的。」常闇指出對方的問題。隨後也提議出一個想法。

「如果你真的不想下油的話,能不能嘗試使用個性去燒那幾塊雞排?」想起了轟的左手是能使用火焰,就想出了這樣的一個辦法。

「我的個性不是爆炸…啊。」他一瞬間冒出了靈感,隨後將雞肉以左手握著,目光定焦在雞肉上,低聲的開了口:「……離遠點,有點危險。」

接著一瞬間燃起了左半身的火焰,不只雞肉焦了、他身上穿著的襯衫也焦了。

常闇見到對方把手上的雞排燒著後,隨即取起鐵夾子,把燒燙的雞排過了幾下水以消除焦味後,然後扔進旁邊的垃圾桶裡。

「你不如還是用一滴油煎雞排好過...」忍不住就向對方吐槽了。果然利用個性燒雞排行不通嗎?

「…你們他媽在搞什麼鬼?」爆豪聞到飄來的煙霧、聽到燃燒聲,已經顧不著鍋裡煮的東西,回過頭看向兩人——

只見到某個陰陽臉正在用右半邊的冰凍讓燒焦的衣服熄滅,某個烏鴉嘴正在丟棄一塊不可能是雞肉,只可能是焦炭的東西。

零碎的火星還在空間中飄蕩,像極了漫空之中,璀璨的煙花——

「——天殺的,別浪費食物,給我滾出去!」

兩人隨著一陣爆鳴的亮光被轟了出廚房,那扇單薄可憐的門立刻被大力地摔上。

「該死,陰陽臉你燒到爐紙和抹布了!」兩人在門外仍然能聽到斷續傳出來的吼聲,還有忙著滅火的水聲等等。

「果然那是一個壞主意嗎。」他們被暴怒的爆豪勝己一下子就轟出廚房去,而且自己和轟一下子就撞塌了廚房的那扇單薄的門口。

剩下的一人在廚房裡一邊顧著食物,一邊滅火。啊,果然還是闖大禍了,常闇心裡覺得幸好袋子裡還留著好幾個杯麵以及幾包方便麵,如果不能吃午飯的話,那之後就煮麵吧。

「…嗯。」轟眨了眨眼後,轉身走回了客廳,選擇坐在角落一隅,盯著電視發呆。他還是希望爆豪還有辦法能夠端出好菜,比起這個,果然還是得先期望他能不少做兩份吧。

「轟,我的袋子裡有幾個杯麵,本來是給深夜的時候吃的。如果他少做了兩份的話,要不要一個?起碼先不用挨餓。」常闇尾隨著一同被趕走的人,悄悄的向他說道。

雖然他已經料到了爆豪會少做兩份,但最好還是別了。

「嗯。那就麻煩了。」用沉重的語氣緩緩地答應了一同被趕走的對方。

常闇:「還是問一下,你覺得爆豪他會少做兩份嗎?」

轟:「應該不會,只不過會一直碎嘴。」

常闇:「最好還是別了吧。」

此次,假日合宿的午餐是香味濃郁、帶著淡淡辣味的的雞肉咖哩麵。

然而只有某兩位的午餐並沒有任何足以稱作調味料的東西。

順道解釋一下兩人的下場。當其他人在享受午餐的時候,只有專業炸廚房的兩人在吃白麵。

上課摸魚啦,畫了一個小梅雨。
(我知道自己校服畫錯,真的很對不起💦💦